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» 玄幻奇幻 » 老衲要还俗最新章节列表 » 《老衲要还俗》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七十三章 大结局

《老衲要还俗》第一百六十三章 躲不掉

文/佚名
推荐阅读: 永恒至尊

江银月一愣,却道了一声:“一切听老师吩咐!”说话之间,将那魔兽内丹,一口吞了下去。

古月从江子婴帐篷中出来时,天色已经大晚,江子婴便在屋中打着坐,查探了一下体内修为,却没想到,仅仅只是几天的时间,他竟从明心中期入了后期,这样的进阶速度,恐怖之余,却也不稳固,这样下去,若是有何种变故,修为自然也会一落千里,便安心打坐,修炼去了。

此次正魔大战,其实只由离雾山较近的落霞谷掌门,落无殇带队的,其他门派,分别只是弟子出战,毕竟,掌门者,自然要在各自门派中坐阵,这也是防止魔教会暗中偷袭。

普智在江子婴答应留在天音后,便吩咐天音众人,需得听陈诺凡的指挥,便放心回了天音去了。

江子婴在帐篷中打坐,却不知道,已经喝得微醉的古月,却是抱着一壶酒,直向落无殇所在的帐篷中赶了过来。本来落无殇的帐篷周围,也没人看守,毕竟以落无殇的修为,这世上能够伤得了他的人,自然是少之又少,哪还会要什么守卫。

古月揉了揉鼻子,还在念叨江子婴这人不地道,竟然给自己下了禁言咒,如此这般,他倒是想说,也说不上来。这不,一喝醉,那大嘴巴的毛病就范了,却是来找落无殇诉说此事而来。

既然帐篷外没人,他自然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。

今天倒是怪哉,魔教中人突然消停了,而正派为了调整己方战力,在落无殇的通知下,亦没有对魔教发动攻击,如此,倒是迎来了多久不见的祥和一日。

此时天色已晚。

古月入了落无殇所在帐篷时,瞧见君莫言正坐在帐篷之内,认真听落无殇为他讲道,这落无殇,生得清清秀秀的,眉眼之间更是凌然正气,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长袍,黑发束成一个发鬓,由一根玉白的簪子固定在头上。虽是一派掌门,但年龄却只与江子婴相防,才几百来岁,却已经快到飞升的境界,只是不知为何,他也迟迟不肯飞升。

君莫言看古月进来,且抱了一壶酒,便很知趣的道:“师父,莫言今日便听到这儿了。”

落无殇点了点头,硬朗俊美的五官之上,一派正气。

君莫言离开时,瞧了古月手中的酒壶一眼,一股酒香扑鼻而来,想也是好酒,不过,也不敢久留,想必再久留,自家师父要赶人了,对古月行了个礼,道了一声古月仙人后,便就离开了。

君莫言离开后,落无殇指了指一旁的蒲团垫,示意古月坐下说话。

古月面色微红,眯着眼睛道:“你这般正经的样子,做给谁看呢,此处又没有什么外人,受了你那一本正经的一套。”

落无殇笑:“你还是如此!”

“如此怎的?要不是此次大战,我还不乐意来此!”

落无殇泯了泯嘴,道了一声:“小古!”

古月问:“做甚?”

落无殇站了起来,且道:“你我许久没有饮过酒了!”说话之间,来到古月身边,从他手里把酒壶拿过来,倒在一旁的空茶杯里,小饮了一口。

古月已经微醉,又道:“你这般喝酒,哪里痛快,倒不如学学本仙人!”说话间,竟是抱起酒壶,便向口里一阵猛灌。

落无殇瞧着古月笑,若不是醉酒,这厮不知道还要躲自己多久。

落无殇问:“还怨我?”

古月瞪他一眼,只是眼中带了醉意,怎么看都像是在抛媚眼。古月道:“怎能不怨……你可知道,因为你,老子连女人都不敢碰了!修炼伴侣也找不了!有时想想,本仙人倒是想以刀把你灭了杀了,可是………”

“可是什么?”落无殇瞧了,有些心痛,将手放在古月头上摸了摸。

古月道:“可是……本仙人打不过你啊!”

落无殇哈哈一笑:“打不过那便不打!”

“打不过也得打,不然本仙人一世英名岂不被你毁了……”

说话之间,古月突然回想起来那百年前所发生的事。

那时,两人只不过都是金丹期修为的小修士而已,因为各自师父吩咐,所以才聚到没有外人打扰的落霞谷去听道。

古月又是个不省心的,私下藏了酒,且还酒量不好,结果,古月这厮竟将自己喝了个烂醉,走错房门,爬上了落无殇的床,将堂堂落霞谷首徒落无殇,当女人给睡了。至于到底谁睡的谁,这事古月不清楚,他只记得,那日早晨,两人都衣裳不整的躺在落无殇的塌上。

醒来时,古月可算是落荒而逃。反正从此之后,古月便各种躲落无殇,有落无殇的地方便没他,有他的地方便无落无殇。

就算是正魔交战,他也是能躲及躲。可是这次,却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了,因为雾山离落霞谷较近,所以,作为落霞谷掌门的落无殇,自然便担任了这次正魔交战指挥者的重要角色,而昆仑掌门陆鸿运又因为要坐镇昆仑无法带队,所以,便成了古月带队。这般,他自是再躲不过。

古月又饮了一口酒,说:“你可不知道吧……”憋了半天,发现凌云两字说不出口后,古月才作罢,又道一声:“他没死!”中午说出来,古月心里大块,又喝一口酒,却是喝得太多,迷迷糊糊的,爬在桌子上睡去了。

落无殇叹一口气,脱了身上外衣,盖在古月身上,且轻轻道一声:“小古,你可还要躲本道多久?”

古月抬突然抬起头来,面上带了些红晕,醉酒的人,说话自然模模糊糊,对落无殇道:“他……回来了……”然后,又重重倒了下去。

落无殇自叹一口气,修长的手指,轻轻碰触在了古月的头发上,却道一声:“这次,你躲不掉了吧!”说话之间,低头,轻轻吻上了他乌黑的发上。却瞧见古月怀里的一根发簪。

落无殇笑,那是那日古月慌乱中从他的头发上夺下来的。

已经百年了,他竟还带在身上。

有的东西,何止百年,就算你花上一生一世都忘不了。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返回《老衲要还俗》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